大队长赶紧找人把王胜男抬回家,这才去办正事。

而老夏家这边,还沉浸在分家的余怒中。

卢月梅摔摔打.打收拾东西,觉得少了李翠芳那个使唤的,哪里都不顺心。

正在这时,一行人逃荒似的用长梯抬着一个东西就冲到他们院子来了。

老夏家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见这帮人把梯子一歪,从上面滚下来一个人形物体,噗通掉地上。

然后这些人就仓皇跑了,好像后面有狗撵似的,远远地喊道:“王胜男给你们送回来了啊!”

老夏家人还在懵逼,就闻到一股恶臭,而且越来越臭。

他们瞪大了眼睛一瞅,这才看清地上的“东西”是活人,是王胜男!

“嗝……”

由于移动中被人颠簸了几下,王胜男昏迷中不自觉打了几个嗝。

浓厚的臭鼬屁,随之而出。

卢月梅嚎了一声扑过去,“哎呀,我的大侄孙女儿……yue……”

整个老夏家待在门口和堂屋的人都难以幸免,一齐吐出了隔夜饭。

这还不算,他们吐着吐着,还觉得这股味道熏得咽喉肿痛、双眼酸胀。

夏守财恍惚中,觉得看到了他老娘,挑着一担粪来接他。

他迷迷糊糊的想着,这是人的臭味吗?

这是传说中小日子投放的臭气弹,专门能臭死人吧?

随后,就彻底晕了过去。

老夏家其他人也没坚持

多久,有一个算一个,连躲在厨房偷吃的夏向国出来查看,也被熏晕了。

清风徐徐从他们身上拂过,穿过院子,吹向全村……

夏小晚还不知道自己对王胜男使用的“臭鼬口气”有如此大威力,她正在姨父姨妈家帮忙收拾床铺,一边还不忘安抚她妈。

“……刚是走的急,忘了拿衣服铺盖,但是那些东西拿了啥用?补丁盖补丁,都看不出衣服样了,铺盖也是两块破布和稻草。”

“就是,那些破烂何必要?”杨慧凤跟着点头,安慰她脑子一团糊的表姐,“既然分家了,就重新开始,改明儿你们新屋盖起来,我送你们新铺盖,衣服就叫她姨父送!”

“不行,不行,哪能呢……”李翠芳坐卧不安的连忙拒绝,脸上尽是愁容,“哎,你们也别安慰我,现在连住的地儿都没有了,还欠账,哪里盖得起新屋。”

“就是给你和妹夫添麻烦了,怕是要长住……”

“妈!”李翠芳的话还没说完,夏小晚不答应了,“我说盖得起,必定盖得起,我保证三个月内,新房盖好,青砖大瓦!”

“你浑说什么?”李翠芳瞪大了眼睛,“越发吹牛了,在你姨妈面前都不实诚!”

“我可没有。”夏小晚挑了挑眉,干脆拉着李翠芳和杨慧凤,一起到了隔壁夏定海躺着的屋子。

“干啥?”李翠

芳迷茫的看着满屋子人,一头雾水。

夏小晚摸了摸鼻子,“咱们商量一下,我看中村东头的地了,在那起房子怎么样?离姨父姨妈也算近。”

最重要的是离老夏家远,老夏家在村西北方向。

“啥?!”

“啊?”

话音落下,满屋子人都是一脸惊诧。

夏定海皱起眉头:“小五你啥意思?你难道真的偷了老屋的钱?”

“没有。”夏小晚面不改色心不跳,她是老夏家孙女,这钱几乎都是自己爸妈赚的,她拿走了给爸妈用,算什么偷?

“我有钱,肉联厂说了,要发奖金的。”

夏定海眉头一松,继而皱的更狠了,“胡闹,那能有几个钱?而且都没发下来,你现在空想有什么用?”

“爸,那可不会少。”一旁默不作声的夏向南帮忙开口,“我听岳父透露了,最少也是三百块,大概也就这两天会送来。”

“什、什么?!”满屋人都震惊了。

“真的。”夏向南点点头。

“天……”李翠芳捂着胸口,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,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!

村里一年的公分,她也就分得到二十块,而且还从来握不到手里。

“我想再问二哥借点,嫂子和张叔他们肯定会答应的。”夏小晚俏皮的对着夏向南眨了眨眼。

“没问题。”夏向南看着小妹,情不自禁的笑了笑,

“岳父他们在我回来之前说了,只要钱不是给老夏家,是我们自己用,五百块之内,随便借,有了再还。”

说着,他拿出了自己藏在腰里的钱包。

鼓鼓囊囊,看的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“张叔大气!”夏小晚一乐,“那话题说回来,屋基地定到村东头,可以吗?”

“我看行。”杨慧凤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夏小晚的头,“离